家常菜谱大全_营养菜谱家常菜做法_家常菜谱._家常菜谱大全做法|北京军海癫痫医院
北京军海癫痫医院

您现在的位置: 首页 > 土豆饼的做法 > 正文内容

打假英雄纪实故事故事会

来源:家常菜谱大全   时间: 2021-05-25

内容导读: 一、当假的遇到假的  眼看天色擦黑了,身穿交警制服的田大志见公路上的车越来越少,就把反光锥筒逐个收起来。正在这时,一辆大卡车从远处驶来,车速还挺快。田大志心想:算你倒霉吧,再晚一分钟我就下班了。  

 一、当假的遇到假的

  眼看天色擦黑了,身穿交警制服的田大志见公路上的车越来越少,就把反光锥筒逐个收起来。正在这时,一辆大卡车从远处驶来,车速还挺快。田大志心想:算你倒霉吧,再晚一分钟我就下班了。

  接着,他挥手致意,大卡车慢慢减速,停在了他的跟前。田大志走到驾驶室旁,敬个礼,让对方出示驾驶证。

  司机是个矮矮胖胖的光头,一边掏出驾驶证,一边一个劲地申辩说自己没超速。田大志瞧了他几眼,说:“暂且不管你超没超速,但你没系安全带,按照规定罚款两百。”说着就要开罚单。

  司机一看,赶紧讨饶,道:“同志,交罚款还得去银行,我是跑长途经过这里,哪有这工夫啊,要不我给你现金吧,这样你我都方便。”

  接过光头司机递过来的钱,田大志还真就给放行了,因为他这个交警可不是正宗的,警服、警灯等物品,都是他从店里买的。就在田大志得意扬扬地把钱装进兜里时,忽然发现这两张人民币有点不太对劲,仔细一瞧,两张钱的号码一模一样,分明是假币啊!

  这可把田大志给气得!他不敢在热闹的地方玩冒充警察的把戏,特意选了条比较偏的公路,所以在路边蹲了半天也没多少进账,结果这两百还是假币!他回头瞧那大卡车还没开远,于是赶紧上了自己那辆挂着警灯的桑塔纳,一路追了上去,决定给光头一点颜色瞧瞧。

  田大志加大油门,眼看着就要撵上大卡车了,谁知大卡车方向一转,开进了一条小岔路,田大志没多想就跟了上去。天色越来越黑,他跟着大卡车的车尾灯转来转去,不知不觉就进了一个小山坳。山坳里的住户大多外出打工了,村子里静悄悄的,没点人声。田大志本来离大卡车并不是太远,但他第一次开进村,路况不明,车速越来越慢,眼看着大卡车车尾灯越来越远,忽然,前面一黑,大卡车彻底不见了踪影。

  田大志一惊,村子里都是弯来绕去的小道,他一时不辨方向,没头苍蝇似的开了一会儿,忽然一个转弯,却看到那辆大卡车就停在一间红砖房外。原来不是车子突然消失了,而是车停了下来,司机关了发动机,车灯也自然就灭了。

  田大志把桑塔纳停在稍远的一片矮树丛后,一手拿着手电筒,一手揣着一条警用橡胶棍,悄悄地向大卡车走去。

  卡车里不见光头司机的人影,也许是他下车进屋了。田大志又来到红砖房外,贴着窗户往里瞧,昏黄的灯光下空无一人。见鬼了,人到哪儿去了呢?田大志可不甘心空手而归,他回头见大卡车实墩墩的,肯定拉了不少货,搬走一两件或许也能卖点钱。这样想着,他人已经来到车厢后,把车帘子一掀,一股腥臭味扑面而来,竟然是一车烂泥。

  田大志火冒三丈,操起橡胶棍就要去砸驾驶室的窗户,手电筒光一闪,忽然他发现副驾驶室座位上似乎有个什么物件,用一条毛毯包裹着,圆滚滚的,露在外面的部分还带了点儿泥巴。田大志想起不久前看到一条新闻,某工地施工,挖出了一个汉墓。这卡车看起来就像工地上常见的运输车,难道这光头也是在哪个建筑工地上挖出宝贝了?

  于治疗癫痫大发作的药是哪种是,田大志改砸玻璃为撬锁,撬开了驾驶室车门,将那个物件儿捧在了怀里。打开毛毯一看,原来是个瓷筒炉,个头有小号水桶那么大,炉底有一圈青花年款:“大明景泰三年春月十五日恭造”。田大志心惊肉跳,难道这就是传说中的明青花?

  二、到底是不是宝贝

  带着瓷筒炉田大志赶紧撤退,他有个表弟在收藏品市场上摆地摊,他打算这就去找表弟问问情况。因为心里着急,田大志索性开了警灯,把车开得飞快。

  忽然,路边窜出一个人来冲他招手,田大志赶紧踩刹车,吱的一声,车子停住了,巨大的惯性使得瓷筒炉咕噜一下滚到了车座底下。田大志大惊,赶紧抱起来检查,幸好,有毯子包着,瓷筒炉没有一点损伤。

  确定香炉没事后,田大志下了车,怒气冲冲地朝冲他挥手的那个人吼道:“长没长眼睛啊,不怕被撞死啊!”

  对方是个戴眼镜的中年人,也不生气,道:“交警同志,您来得可真够快的啊!”原来眼镜男开车跟前面的车追尾了,刚打了122没几分钟,就看到了田大志的车子过来,于是把他当成真交警了。

  田大志当然不能说自己是假的,便装模作样上前看了一下两辆车的情况,问:“没人受伤吧?”眼镜男和另一个司机都摇摇头,田大志继续道:“人没事就好,事故也不大,你们稍等一下,我的同事马上就要来了,我前面还有任务,得赶紧走。”

  可眼镜男还是拉着他不放,说自己跟那个司机都赶时间,反正车损也不严重,就打算私了,说好自己给对方五百块钱,请田大志给做个见证。

  田大志怕真交警出现自己穿帮,急着脱身,立马就答应了。等眼镜男给完钱,田大志转身就上车,眼镜男特别有礼貌,还跟上来道谢:“真是辛苦您啦!”忽然,他惊讶地“咿”了一声:“交警同志,您车上还装了件好东西啊,这香炉能让我瞧瞧不?”原来田大志忘了把毯子裹好,瓷筒炉整个露在外面,被眼镜男看了个正着。

  田大志仔细打量了一下眼镜男,见他文质彬彬挺有学问的样子,说不定还真懂行。可这瓷筒炉毕竟来历不明,他哪敢轻易示人,摆摆手道:“哪是什么好东西啊,我老婆买了两条小金鱼,配了这个坛子正好养鱼。”说着,赶紧开车走人。

  车子到了目的地,田大志小心翼翼地捧着香炉下车。表弟开门一瞧,乐了:“大半夜的,你抱个孩子来串门啊?”

  田大志说:“去去去,你嫂子都没影儿呢,哪来的孩子?我今天得到了件宝贝,好像是明青花,你赶紧给瞧瞧值多少钱!”眼镜男的话,让田大志对手里的香炉又多了几分期待,因此语调里都透着自信。

  表弟倒也好奇,接过来就着灯仔细一瞧,还真是个好东西。只见这个香炉造型大气,釉质肥厚,虾壳青里又透着点白色的釉光,看着特别舒服。“别明青花明青花地乱叫,这玩意儿叫玄纹三足瓷筒炉,嗯,看釉色和造型都像是明早期的工艺。”表弟一边说,一边把香炉翻过来看,这一看,口风立刻就变了,“可惜了,这是个瞎货,仿的!”

  田大志不解:“你刚不还说是明早期的吗?怎么又成仿的啦?”

表弟便指着香炉底的年款道:“问题在这儿呢。”他告诉田大志,资料上记载,宣德后正统、景泰、天顺三代景德镇封窑,私开窑者获罪,书有款识罪加一等,所以这三代留存的瓷器里有款的极少。表弟开始掉书袋子,“耿宝昌的明清瓷器鉴定里讲了,这三代俗称空白期,没有有款识的瓷器。”他点点香炉底部那圈字,“要不癫痫病去哪家医院治疗好说没文化真可怕呢,这肯定是仿造者画蛇添足了。”表弟识破了玄机,不免扬扬得意,哪顾得上这边田大志的心已经一沉到底。

  田大志抄起炉子就要砸,表弟赶紧拦住了,说挺好看的一件东西,砸了可惜,不如把炉子放在他那里代卖,遇到哪个冤大头,说不定也能卖个好价钱。可田大志犯了牛脾气,说也不用卖了,我就拿回家养鱼去。说着,把瓷筒炉用毯子一裹,回家了。

  三、款识大有讲究

  田大志到家蒙头大睡,睡醒了,心里的怨气也就去了一大半,想想表弟的话其实也挺有道理,自己何必跟钱较劲呢,于是揣着香炉打算给表弟送过去。正要出门,忽然手机响了,是个陌生的号码,接起来一听,声音有点耳熟。对方说:“交警同志,不好意思打搅你啦。”

  田大志想起来了,昨天在给那个出车祸的眼镜男做见证的时候,自己把电话留下了,没想到对方真会打过来。

  “你有啥事啊?”田大志没好气地说。

  眼镜男笑笑,问:“那个香炉,不,鱼缸,还在您手里吧?能不能考虑一下,转个手啊?”

  田大志一听这话,有戏啊,看来这眼镜男是真看上这个瓷筒炉了,于是说道:“什么鱼缸啊,别以为我不懂,我昨天是随口糊弄你的,这是明朝的香炉,我们家的祖传宝贝,不敢转手,对不起祖宗啊!”

  眼镜男听出他话里的意思,笑呵呵地说,他是个古董经纪人,有个客人一直想收个这样款式的明朝香炉,昨天借着路灯光他只是看了个大概,心里没底,希望田大志能把东西带去给他再仔细瞧瞧,如果客人满意,价钱绝对好商量。

  田大志当然乐意了,当下两人约定在一家茶室里见面。臭狗屎又变成了香饽饽,田大志抱起香炉乐开了,见香炉上面还沾着好些泥巴,他特意拿到水龙头下,小心翼翼地把香炉给洗了个干干净净,这才兴冲冲地出门赴约。

  到了茶室,田大志一进门就看到那个眼镜男,跟眼镜男一起的,还有一个西装革履、表情严肃的男人。那男子眼神凌厉,田大志只看了他一眼,就不由得打了个寒战。

  眼镜男捧着香炉看了好一会儿,又把香炉倒过来,看底部的花纹。田大志担心被他瞧出款识的破绽,就打岔道:“这是家传的宝贝,东西错不了,你要有心买,就报个实在价给我。”他也不知道市场上这样的香炉究竟值多少,因此想让对方先开价,自己再就着这个价格做文章。

  眼镜男不接话,转头看了西装男一眼,那男人冲他微微一颔首,眼镜男这才开腔:“明朝的瓷筒炉虽然稀罕,但算不上特别珍贵,不过你这个是例外!”他说着,指着香炉底“大明景泰三年春月十五日恭造”这几个字,道:“有了这一圈款识,你这香炉的身价可就翻了好几番啊。”

  田大志一愣,这话怎么跟昨晚表弟说的完全不同啊?他见眼镜男对香炉爱不释手的模样,知道他是不会撒手了,因此说道:“看来您是个真识货的,不瞒您说,因为这个款识,还有人说我这香炉是仿的!”

  眼镜男笑了:“我知道,那人肯定说不该留款对吧?”见田大志不住点头,他解释道:“正统、景泰、天顺三代的瓷器确实有不留款的传统,但这可不是绝对的,而且这款的写法也有讲究,你看这炉底写的‘春月十五日恭造’,从字面上判断,应该是奉旨准烧,估计这香炉是专门用来祭祀的器物。这类情况很少有,所以没有文字记载。也正是因为这个,你这个香炉才值钱啊!”

  田大志听完简直心花怒放,表北京哪个医院看癫痫弟这半桶水差点害得自己错失发财良机啊,他赶紧问香炉到底值多少钱。

  眼镜男又朝西装男看了一眼,说:“这位就是我跟你说过的客户,他觉得你这件东西没问题,他可以出一百万,不过……”

  “不过什么?”田大志听到一百万时,热血上涌,连声音都抖了。

  “这种香炉一般都是成对出现的,祭祀时,一个敬天,一个敬地,你要是能找到另一个,我的客人可以出到五百万。”

  接下来的话,田大志全都没有听到,他的眼前全是红彤彤的人民币从天而降的幻景,心里有个声音不停地重复着:“一对香炉,五百万……”他一定要把另一个香炉给找到!

  四、寻找另一个香炉

  这世上究竟还有没有另一个香炉呢?田大志不敢打保票,但如果真要有,一定就在那个光头司机手里。即使不在光头那儿,他也一定是个知情人。

  他看过光头的驾驶证,但那是演戏,根本就没细看,因此连对方叫什么都不知道,现在唯一的线索就是那个山坳里的小村子,光头去过那里,说不定他就是村里的人,另一只香炉很可能就在那里。

  虽然这一切都只是猜测,但田大志自然不甘心放弃多挣四百万的机会,因此开着桑塔纳,顺着昨晚开过的路,他又找回了村子。进山坳的路错综复杂,幸好车上有GPS,他上次就是靠导航离开村子的,这次再沿路找回去就不难了。

  终于,他又见到了那间红砖房,屋子前面的空地上,并没看到光头的卡车。在夜色的掩映下,田大志猫着腰贴近红砖房的窗户朝里面瞧,跟上次一样,屋内除了一盏昏黄的灯和四面墙壁,空无一人。他蹲在窗子底下,一时想不好接下来该怎么办,忽然“吱呀”一声,门开了,从屋子里走出两个蓬头垢面的人,一个背着铲子,一个提着铁锹,脚步轻飘飘地从田大志身边经过。

  这可把田大志吓得不轻,他刚才亲眼瞧见屋里没人,这两个大活人是从哪里冒出来的?那两人出来后忘了把门带上,在五百万的召唤下,田大志鼓起勇气,蹑手蹑脚地摸了进去。

  屋里有一张桌子跟几把破椅子,房子很简陋,田大志在屋子里转了一圈,没发现有什么特别的,也没找到后门,正纳闷时,脚下微微一软,原来他踩中的那片木地板似乎有些异样。难道玄机就在下面?田大志看过不少关于密室的电影,当即趴下来细瞧,果然被他发现原来这块木板是可以活动的,掀起木板一看,露出一个黑乎乎的通道,里面隐约传来人声和一丝光亮。

  就在田大志犹豫着要不要下去时,他感到脖子后面微微一凉,不等他转身,一条手腕粗的棍子已经砸在了他的脑袋上。

  等田大志晕乎乎地睁开眼睛,首先映入眼帘的,竟然是他苦苦追寻的那只玄纹三足瓷筒炉。田大志又惊又喜,怕是在做梦,赶紧甩甩头,没错儿,就是这只香炉!田大志刚想乐,却发现自己发不出声音来,原来嘴里被人塞了一块破布,手脚也被绑住了。这下,想乐的心立刻被恐惧所充斥,田大志用力撑起身子,这才发现此时身处一个土坑,而坑里堆满了包括瓷筒炉在内的各种各样的瓷器。

  正不知到底咋回事呢,土坑上方探出一颗光溜溜的脑袋来,正是那个光头司机:“果然是你这个多管闲事的臭交警。”光头骂道,“不就是两百块罚款吗,至于咬着我不放吗?差点就被你坏大事了!别怪兄弟无情,实在是迫不得已啊!”

  田大志想说自己不是交警啊,可有口难辩,只见光头手一挥,就听到车子的引擎声癫痫在哪个医院冶疗好音,接着,是车厢抬起发出的摩擦声,紧跟着一车腥臭的烂泥从头灌下。

  眼看着田大志就要被泥浆活埋时,嗖的一声,一颗照明弹划破天际,将周围照得通明,紧接着有人通过扩音器大喊:“统统不许动,你们被包围了!”

  五、完美的抓捕

  田大志被人从土坑里及时拽了出来,惊魂未定时,一个人走到他跟前,抬头看,正是下午和眼镜男一起在茶室跟他见面的那个西装男,只不过他现在穿的不是西装,而是笔挺的警察制服。人们管他叫肖队长。

  肖队长告诉田大志,最近市面上出现了一批制作精良的假文物,几乎达到了以假乱真的地步,经多方调查,警方锁定制假窝点就在本市,可究竟在什么地方,却始终没能查到。为了更好地追踪假货来源,警方还特意聘请了邻省的一位专家担任特别顾问,也就是那个眼镜男。

  昨晚,眼镜顾问从邻省赶往本市的途中,发生了小车祸,把田大志当交警给拦了下来,并且发现田大志手上的这个香炉,跟以往查获的一些赃物很类似,但他毕竟不能确认,于是,眼镜顾问赶到警局后,当夜查看了大量查获的假文物,第二天又联系上了田大志,确认香炉果然是同一种工艺做出来的。

  田大志明白了,道:“什么香炉本是一对的,还有五百万,都是你们为了让我带你们找到这里瞎编的吧?”

  肖队长点点头:“起初,我们还以为你是造假团伙的一员,想利用你找到造假团伙的老窝,谁知道你是瞎猫碰到死耗子,误打误撞才发现他们的。”

  田大志稀里糊涂当上了打假英雄,想到方才差点小命不保,他不由嗷地叫了一声:“你们这么干,差点让我送了命知道不!我要投诉!”

  肖队长冷笑了一声:“行啊,我带你回警局,正好有同事想问问你假扮交警的事儿呢!”

  田大志一听,叫苦不迭,来不及求饶,就被几名警员带上了警车。跟他同一车的还有那个光头司机,田大志就冲光头骂道:“都是被你这秃子害的,要不是你用两张假币来糊弄我,我也不会跟你进山,警察也查不到你!”

  光头哼了一声,道:“你这个假交警还好意思说,老子造假古董,没想到被造假钞的给骗了,用一箱子假币买了我好些货,我找谁讲理去!”

  驾驶室里,肖队长和眼镜顾问可没空理会这狗咬狗的一对。肖队长道:“红砖房的地下室的确是一个造假窝点,现场搜获了一些还未完工的仿明瓷器,而大部分已经完工的瓷器被犯罪分子转移到了一个土坑里,企图掩埋证据,我担心这次抓捕行动,是不是有人走漏风声了。”

  眼镜顾问笑着摇摇头:“放心,他们这么做不是掩埋证据,而是一种赝品做旧的手段。我检查过了,货车里装的不是普通的泥土,而是明朝的墓葬土。你要知道,一件东西在土里埋得久了,会和周围的土壤产生种种化学变化,所以犯罪分子和盗墓贼合作,搞到了一车墓葬土,然后把赝品埋进去,浇上催化剂,这叫‘焖锅’。一般埋上几年,这老土跟新器就粘紧了,这样的赝品,哪怕是行家也很难瞧出破绽了。”田大志从光头司机那里偷到的香炉,正是利用这种工序做出来的一个“样品”。

  眼镜顾问的这番话不仅肖队长听到了,后面的田大志也听了个一清二楚,想到这一身又黏又臭的烂泥是埋过死人的墓葬土,他再也忍不住,“哇”的一声吐了个七荤八素。

北京军海癫痫医院
北京治疗癫痫病的医院   北京癫痫病医院   癫痫病   癫痫病专科医院   癫痫病医院   北京癫痫病医院   武汉治疗癫痫的医院   癫痫病专科医院   治疗癫痫病专科医院   青岛癫痫病医院   石家庄癫痫病医院   常州癫痫病医院   徐州癫痫病医院   哈尔滨癫痫病医院   哈尔滨癫痫病医院   安徽癫痫病医院   治疗癫痫病的方法   治疗癫痫病最有效的药物   北京军海医院   癫痫病专科医院   癫痫病医院排名前十   癫痫怎么治   昆明癫痫病医院   北京癫痫病医院   郑州癫痫病专科医院   癫痫可以治好吗   武汉治疗癫痫的医院   有哪些治疗癫痫的好方法   得了癫痫能治好吗   得了癫痫能治好吗   小儿癫痫病能治愈吗   癫痫病的治疗方法   羊羔疯能治好吗   怎么才能治愈癫痫病   治疗癫痫的方法有哪些   癫痫病的中医治疗方法   癫痫病的中医治疗方法   癫痫病症状   癫痫病症状   癫痫症的症状都有哪些   怎么才能治好癫痫   怎么才能治好癫痫   癫痫到底能不能治好   癫痫到底能不能治好   儿童癫痫的治疗方法有哪些   癫痫病能治愈吗   癫痫治疗方法   西安治疗癫痫病医院   北京癫痫病医院   治癫痫病的医院   北京癫痫医院哪家好   癫痫病症状   哪里医院看癫痫好   北京治疗癫痫病的医院   全国治疗癫痫病医院   北京军海癫痫病医院  



新华网  人民网  新浪新闻  北京癫痫医院排名  39健康  心里频道  郑州癫痫医院排名